居一龙的小啾啾

这里羊羊,不混二次圈不撕逼,只要你喜欢居唠斯北唠斯,我们就是好朋友。三次初心本命东方神起是底线。小透明写手,承蒙厚爱。点关注不迷路么么哒。

【澜巍】一曲相思难为(十五)

Chapter 15

•好像混沌初分,生命伊始,平地起巍峨,山川缓慢的生长,溪涧汇入大海。山神慈悲,庇佑子民,独守日升日落。他安静的坐在石头上,听山风回响,看北斗星移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*

    寰武帝昭告天下的任命书迟迟未颁,沈巍虽接了圣旨,但还是有些不耐。但他却清楚,他不能表现出来。他估摸着皇帝会到临近封礼之日才会颁布,毕竟他这时候算是少年封相,寰武帝也是很有用心,一方面吊着他胃口,算是又一次对他的测试。他若显出一分急躁和不耐,这相位他怕是坐不稳。另一方面也是卖给他人情,给他看“朕不是不颁发诏书,朕是为了保护爱卿你在封相大典之前的人身安全”的羊皮。因此他每日还只是在茶馆喝喝茶,在龙城周边游山玩水。
    他可清楚的很,身边有人跟着,还不只一个。
    所以他在出发之前就已经叮嘱了小郭子,让他转告赵云澜,不要打探他沈巍的踪迹,也不要联系他。这下算是步步为营,深谋远虑,稳妥了一次。现在想想,真是庆幸。
    他跨了一步,踩上过溪的垫脚石。
    沈巍长叹。他就像这垫脚石,是为了把赵云澜送上王座。他们都是垫脚石,是为了给后来人一个统一又繁盛的王朝。
    即便这样,他也不认为他这是什么牺牲。他本就一颗心,有它的时候就已经被赵云澜塞满,就算过了一万年,它还是满的,都是赵云澜,又哪里装得下天下苍生。他所做,不过是为了赵云澜而已。
    他漂泊万年,时间是他的消遣,山河是他的故人,脚印是他的悲情,人间是他的驿站。
    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。

    赵云澜接到通知后就已经开始准备。时间紧迫,如果按乘马车的时间要到典礼当天下午才能堪堪赶到。他没有乘马车,而是带着小郭子和几名侍卫快马赶到。快马总可以提前到些,当天中午他们就已经到了宫门口。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沈巍,想问问他是怎么做到的,想看看他有没有辛苦,有没有消瘦,想看看他现在的美好少年的模样——怕以后再也见不到,怕少年封相让他变成了受天下人敬仰的不可攀的样子。
    宫门外守卫森严,他掏出通行令牌,明晃晃的身份亮在那里:廖洲侯赵云澜。守卫验了真伪,开门放行。
    宫内是不允许骑马,这就意味着赵云澜需要步行过去。他把马缰绳递给小郭,嘱托他安置好碎玉,便先行一步。
    他觉得他现在应该去给皇帝请安,报个到什么的。但是他来是为了见沈巍,和皇帝一文钱关系都没有。他路上拦了位行色匆匆但面相老实的宫女打探,摆出一副端正的样子:“这位美丽的姑娘,你知道这宫中新来的丞相在什么地方吗?”
    这姑娘怕是没有被这样的贵人搭过话,没有觉得他的话有任何问题,只是有些懵懵地回答:“那个今天傍晚要封的那位?在大殿东侧的偏房……住了有两天了,就是没见过人到底长什么样。”
    赵云澜大喜过望,谢过那宫女,就往偏房走。
    他一路上悄悄地向前推进,巧妙躲开路上巡逻的士兵。眼看那隐在宫中建筑群里的小偏房就要到了,他的心脏克制不住激动地狂跳。

    屋子里的沈巍已经换好的朝服,也已经用过午餐,坐在那里等待一个多时辰,就要走上他的路了。他没有打理头发,只是堪堪用发绳束了个结。长发被拢成一束柔顺地贴在华服上,更显他像涉世未深的少年。
    他突然很想赵云澜。
    他本不相信这世间有轮回。他一路走来,一直没有找到他。直到整整一万年后,才找到了他,让他不得不信。
    他走得寂寞,却脚步不停。每过一年,他就会在纸上记录一笔。那些记录的纸堆起来,都已经在山中的屋子里保存好。每当他想念记忆力的赵云澜时,他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数一数厚厚的纸,来算一算赵云澜失约了多少年,自己寻了他多少年,以后再见到,好拿出来控诉他。
    只是不知今年还有没有机会回去再记一笔。进了皇宫,就是进了牢笼。
    但他又庆幸这世上有轮回,没有把他的赵云澜带走。他长生不死,本就违了天理,但上天还是把赵云澜送到他的身边,他真的要感恩戴德,三跪九叩了。
    正当他思绪万千,门突然被叩响。
    他应声说:“请进,门没锁。”
   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。他抬头,相互摩挲的手指动作停下,他也像被按了暂停一样,看着那个逆光而来的人影,直到那人走上前来,他看清了那人的脸。
    “赵云澜,你来的真是时候……咱们多久没见了?”
    他声音微微颤抖,喉头发紧却又抑制不住自己脸上蔓延的笑意。
    他突然觉得,胡思乱想追忆过去统统没有必要了。毕竟这人,就在眼前。

——————
*出自镇魂原声大碟《沈巍》网易云热评

我一直都想问网上那些喷子几个问题
喜欢自己的国家有多难?
喜欢自己的国家有那么难吗?
喜欢自己的国家哪里丢人了?
你的国家哪里做的不好了?
你们总说她不好 但是你却没有正视过她的成就?
西方国家用了百年才达到现在的高度,你们一群社会渣子有什么资格让她在三四十年就要和西方一样先进?你看看西方发展历程,那是个痛苦黑暗又迷茫的阶段。你的祖国在发展中一直昂扬向上,人民也都方向明确信仰坚定。你凭什么说自己的祖国不好?
你的国家正在发展,而你只是恰好生在这个发展的时代而已。
你回首上个世纪的中国,哪怕就是十年前的中国,已经是今非昔比。脚印是她的荣耀,创伤是她的勋章,挫折是她的铠甲,时间是她的功绩,复兴是她的必由之路。
你对你的祖国做不出贡献,你活着你自己的,没有人会批评你。但我请你不要伤害你的祖国。她那么好,那么坚韧顽强,那么伟大,你凭什么伤害她?
不要做那些份外之事,你碌碌无为,就别指手画脚。
你要是不甘承认你无为,我就问你,那你怎么不去好好工作,整天耗在网络上像野狗一样吠来吠去?
另外劝大家,多看点新闻,多学些知识,省得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喷子带了节奏信了谣言。
今天卸载了那么多社交类的app,真是已经看得心烦,尤其是微博。我真希望lofter可上的大家以不让我或者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心寒。

稍晚
等我啃完鸡排
我就去写更新
感觉今天健身白练了

我jio得 点文的几个脑洞都好
我 决定还是都写
至于写到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我也不知道

克罗地亚🇭🇷🇭🇷🇭🇷
他们本身就是传奇🇭🇷🇭🇷🇭🇷
顺,不妄喜;逆,不惶馁;安,不奢逸;危,不惊惧;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,可拜上将军!

占tag致歉

我不懂 我做错了什么
你们 只能再等等我
我的债我一定还
哭唧唧

点文

占tag致歉
都是澜巍 该点文不接受逆cp
你们 想看哪个呢
小天使们给的脑洞超级好
1.猫化梗(暂定有车) @RE-安徒生
2.书穿剧梗 @知来者可追
3.战后失忆来世梗 @鼐蝻  @玥玥  (这是个合梗,两位小天使提的分开写我就不会了 合一块能有话写么么哒)
4.撒糖日常 @飒叶竹风
想看哪个在评论扣序号
么么哒 我尽力写
评论截止至周一中午哦 周一我就写

微博上一个娱乐博主分享的
水印在右下角 侵删
这位神人我给你比个大大的心 给你超大的赞
个人觉得这个无差 tag打的有问题的话欢迎提出

【楚郭】大冰块和小白兔的爱情历程(下完)

债还完了!还有一篇点文,脑洞欢迎砸过来!
呜呜呜,楚郭真好嗑_(:3」∠❀)_
10.
    脚步声越来越近,雾气已经挡不住奔腾而来的庞大背影。
    “卧槽……这……这什么东西!”郭长城看着迎面领头的异兽,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。
    楚恕之没有再呵斥他声音太大,伸过一只手把郭长城揽到身后,另一只手掏出了腰侧的枪。
    异兽群放慢了脚步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    郭长城趁这个空档,想着要为他的楚哥做点什么。楚恕之额上已经渗出了汗。异兽群的动静显然对他敏锐的听力造成了巨大负荷,过于紧张的神级对他来说也是巨大的压迫。
    眼看巨兽群已经停下,为首的更是像大猫一般蹲坐在地上,他一把拉过楚恕之,额头贴上他的。
    “楚哥,放松,感受我的精神……你现在需要放松,而我是你的向导……”郭长城觉得自己终于勇敢了一回,居然这样就拽过来了楚恕之。
    楚恕之闭上眼,虽然高度紧张,也不忘调侃他:“你还记得……你是个向导啊……”
    郭长城没有接话,伸出精神触手,向楚恕之的精神深处探去。

11.
    楚恕之的精神深处一片漆黑,他只能感受到黑暗寒冷和紧绷的神经。触手继续向前探去,越向前,仿佛出现了一缕光。
    他感到撕心裂肺的疼。他的楚哥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寂寞痛苦?他又十分嫉妒。又是什么给了楚恕之光明?
    可他再难过也不会忘记,他们面前有一群会随时进攻他们的兽群。
    郭长城皱眉,却是更专注地链接他的楚哥。
    相对,楚恕之在这样危急时刻把自己全部交付给了与他相贴的郭长城。他无条件相信他,无条件愿意与他建立精神链接。
    他沉醉于被他喜欢而又和他匹配的向导安抚的状态。他甚至不想记起他们面对的危险处境。他想一直这样幸福和满足下去。
    他想,如果换了一个人来跟他精神链接,情况大抵不会如此。
    一场链接说快也快,快到兽群还没有动静。说慢也慢,慢到郭长城好像走完了楚恕之截至目前的一生。

12.
    楚恕之拽着郭长城的手。郭长城被也拽得生疼,但他平日再怕疼,这时候也没哼一声。他能感到从楚恕之的精神中传来的紧张。他反握回去,想要以此给楚恕之一些信心。
    楚恕之感觉到手上的温度,没有回头看郭长城,背对着郭长城的,是一个微笑。
    正当楚恕之决定先发制人,偷袭冲破对面兽群的阵型时,郭长城突然大喊:“楚哥!那里有人!”
    楚恕之眯起眼睛,隐约看到在雾中郭长城指的方向有人走动的影子。
    “他在冲我们这个方向来。我想,他就是幕后主使了。”楚恕之说着,松开郭长城的手,往前走了两步。郭长城抓紧背包的背带,紧跟上去。
    对面那人逐渐从雾中显形。他身披白袍,带着面具,面容模糊不清。
    他低低地笑,开口问道:“楚恕之……我认得你……我那没良心的兄长,怕是也与你一同前来了吧?”
    楚恕之稍显疑惑,并未开口。他在等那人下一步动作。
    白袍人似乎不执着于他是否回答,自顾自说着自己的话:“看样子,是被你们给发现了,我的计划。不过,没有让我失望。你们,没有那么愚蠢。”
    楚恕之紧盯他的一举一动,恨恨道:“你制造异兽,就是为了屠害人类?我看,我们怎么样还轮不到你这恶人说话。”
    他联系这次的事件,突然反应过来:“那具尸体,是故意让我们发现的?这样你好把我们引到你的地盘……这就说明,你的研究完成了?”
    那人没有就事论事,反而一揖,随即伸手就要摘下面具:“你还是觉得我是坏人。我先自我介绍一下。在下夜尊。没有别的意思,我可是十分单纯地只想和某些人叙叙旧。”
    随着面具摘下的过程,楚恕之咽了一口唾沫,眼睛死死盯着摘面具的手。
    面具摘下,那人随手扔在一边。楚恕之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。
    “哼,我就知道这张脸会让你们乱了阵脚。在故人赶来之前,先解决你们,省得打扰人家重逢。”言罢,挥手的瞬间,兽群蜂拥而来。
    郭长城看着这戏剧的一幕幕,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在这了。

13.
    “长城!别发愣!电棒!”
    楚恕之的声音在他脑海里炸响,他跟着楚恕之的移动方向。楚恕之撂倒一只,他就抡起电棒往摔倒的异兽脑袋上戳,一电一个准。他能感觉到楚恕之是十分愉悦的。
    他瞪了一眼打怪的楚恕之,倒也没停下手里电异兽的活。
    楚恕之觉得很有意思。他看见长城一脸生无可恋视死如归的表情却一电一个准,连眼前的危险都变得可以承受。
    但是他们数量太多了。
    楚恕之的枪对他们伤害不大。他们移动速度很快,他无法瞄准头部。异兽的身体又没有痛觉神经,他只能攻击异兽脚部让他们摔倒,交给郭长城的电棒。
    郭长城已经觉得筋疲力尽。在他手慢的一瞬间,刚刚摔倒的异兽没有爬起来,直接张口。眼看就要咬住他的胳膊,楚恕之飞身过来,扑开他:“长城小心!”
    郭长城被摁在地上,除了头砸的有点懵,其他一切正常。他长舒一口气,庆幸有楚哥,要不然他就活不下来了。
    “啊……”楚恕之闷哼一声。
    郭长城抽回自己的思绪,连忙推了楚恕之一把,从他身下抽出身,捡起电棒朝后面异兽就是一个电棍。趁下一波攻击没有到,赶紧检查楚恕之有没有哪里伤到。
楚恕之的后背被异兽的牙齿刮伤,一道长且深的伤痕正在渗血。刮破的衣服已经嵌在伤口。不过几秒,伤口已经开始发黑。
    这怪物牙上有毒!卑鄙!
    郭长城气到眼睛通红,又十分无力,恨自己没用能力去作战,给楚哥添麻烦,害他受伤。
    巨大的痛楚席卷了两人的精神。楚恕之撑着坐起身。他没发开口安慰身边被阴郁笼罩的人,他心疼,却痛得无可奈何。而对面的夜尊,却似笑非笑看着狼狈的他们。
    不料,郭长城却打开了通讯器:“赵队,赵队,我是郭长城。楚恕之负伤,重复,楚恕之负伤,异兽牙齿有毒。我立刻带他转移。这批进攻暂时应该结束,下一批很快开始。”
    通讯器传来滋滋的声音,紧跟着赵云澜的回复:“收到,小郭,照顾好老楚,我们这就到。”
    郭长城把通讯器叼在嘴里,使出全身力气把楚恕之拽到自己背上。
这时候楚恕之已经接近昏迷,没有力气跟他斗嘴,没办法思考夜尊会不会追上了,只能任他去了。
    郭长城清楚,攻击不会停下,间歇不会很长。毕竟主使夜尊就在阵营里。他得抓紧时间把楚恕之转移到有掩护的地方。
    他觉得他平生都没有那么英勇过。楚恕之的重量压得他只能九十度地弯着腰,艰难地往树林茂密的地方去。
他背着楚恕之闯进密林,在一片较为干净的落叶上放下楚恕之,让他趴在他腿上,防止压到背上伤口。他打开通讯器,有必要告知赵队他们的敌人是什么样。
    “赵队,是我,已经把楚哥转移到林子里,这里有森林掩护。我们的对手……是夜尊。他……和沈先生……有一模一样的脸。”
    赵云澜那边和沈巍交换一个眼神,不由得苦笑:“小郭……我们,已经见到他了。”
    郭长城没有再干扰他们。他取出背包里的压缩饼干和水。他把水一点一点倒在楚恕之伤口周围,拿出来常备的棉花给他洗掉伤口上的泥土石子。接着他用力挤压楚恕之的伤口,让有毒的血流出来。他的手微微颤抖,使了劲挤压,欣喜地看着挤出来的血由黑变红。这期间楚恕之一声没哼。郭长城感觉到他已经疼醒了,却已然咬着牙没有出声,不让他担心。
    他很想哭,又怕眼泪滴到伤口上让他更疼。
    他进行最后的包扎。绷带结系上的那一刻,他如释重负。
    剩下的,就交给他们的伙伴好了。他对他们全心的信任。
    楚哥,你一定要没事啊。

14.
    郭长城啃了口饼干,几乎累到昏迷。他思绪纷乱。楚哥受伤昏迷,夜尊的目的还不明朗,兽群的攻击没有结束……他头痛地靠在树干上,捞了一把快从他腿上滑下去的楚恕之。不知什么时候,他也没了意识。
    再睁眼就是在塔下属的医院里。郭长城睁眼,身边是手臂挂了彩的赵云澜,和脚上打了绷带的沈巍。他惊地坐起:“我们怎么回来了?楚哥呢?他怎么样了?夜尊呢?兽群呢?我们赢了?”
    沈巍温和一笑,摁住要下床的郭长城:“楚恕之没事,他在隔壁睡觉。小郭,你做的很好,伤口处理得当,他已经没事了,只要好好休养等伤口愈合就行。至于夜尊……”他停顿一下,和赵云澜交换一个眼神,后者点点头,“怎么样,能走吧?咱们去楚恕之那里一起说。”
    郭长城连忙应声:“我没事!我们快去找楚哥吧!”
    沈巍由赵云澜搀着,龟速移动到隔壁病房,郭长城已经趴在楚恕之的被子上哭了。
    正趴着看漫画的楚恕之很无奈,却又没法动,值得艰难地向后探出一只手拍拍他:“这不好好的嘛,起来起来,别压到我男人的荣耀。”
    郭长城连忙起身,破涕为笑。
    这时候赵云澜扶着沈巍进了门:“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谈恋爱了……但是小郭,还听吗?”
    郭长城小鸡啄米点头,伸手拉了两张凳子,自己往楚恕之病床上一屁股坐下去。
    沈巍温和的嗓音娓娓道来事情的后续:“我和云澜赶到时,下一波攻击没有开始。我想,夜尊的目标就只是我们罢了。见到我,夜尊就收手了。如他所说,只是来叙叙旧。我们杀了几只零零散散的异兽,他便没有为难我们至于夜尊,他是我弟弟。只不过很早的时候作为反叛军被镇压,流亡在外罢了。”
    郭长城已经感觉不到他的下巴了。
    楚恕之向来很尊重沈巍,没有问一些冒犯的问题,只是斟酌了一下语言开口道:“既然夜尊受了处罚,那沈先生……”
    沈巍苦笑:“没错。我当时也受到了重罚。沈氏一族这一代只剩下我和夜尊而已。他犯了事,我们理应都被诛杀。只不过夜尊逃走,我本身无罪,替他受了皮肉苦而已。”
    赵云澜安抚地拍拍他的背。沈巍满目深情地回望他。
    “接着夜尊没有难为我们。他只是说,这是一场游戏,而游戏刚刚开始。我们已经写了报告,回头会转交到你们手上签字再上交给指挥中心,到时候你们可以详细看一下报告,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。”赵云澜补充。
    “这件事只是个开始。夜尊这么快就暴露自己不是他的风格。他一定另有所谋。”沈巍坚定地说。
    赵云澜安抚他,向楚郭二人致意:“好好休养,我们先回去。工作的事,等你们看了报告再谈。”
    楚恕之点头,目送二人出门。
    随着门被咔哒一声带上,楚恕之对一直没出声的郭长城说:“长城,你害怕吗?”
    郭长城吸吸鼻子,没有接话。
    “长城,”楚恕之叹气,“我向你发誓,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危险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,保你绝对的安全。你是我这么久以来,遇到的最暖的阳光。你若是怕了,想逃走,我还不放呢。”楚恕之的声音铿锵有力,溢出一片深情。
    郭长城突然想通,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。他的楚哥,明明很喜欢他。他就是楚恕之脑海里的那片暖阳。
    他揉揉眼睛,抹掉眼泪:“谁说我怕了,跟着我,你别怕了才是。我也会保护你的,楚哥!”
    楚恕之笑声低沉,翻了个身,坐起,半晌捏着嗓子说:
    “长城,你好man哦~”
    郭长城被他一句话逗笑。他想,以后无论夜尊出什么招,无论还有什么危险困难,他都会和他的楚哥相伴到底。
    他感受着精神末梢传来的阵阵愉悦,看着楚恕之刚毅的脸,觉得自己在人间走一遭,至此不枉。
    楚恕之也如是。他半生黑暗,在痛苦中负重而行。如今郭长城的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,便软了他前半生,亮了他后半生。
    走过黑暗,他们相遇,人间值得。